主页 > 羽毛 >

【羽神羽】意難平

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

  高亮:文章全简体方便食用;虐文预警;真人cp预警;羽神羽逆cp预警;没问题的话欢迎看下去或给我一个评论或者♥大大的喜欢♥!欢迎评论评论评论呀,这对我真的很重要!

  即使是充满创造力的实况主们,日子也不会每天都有聊。譬如这天两个人只是坐在地毯上面,一个在翻阅推特,另一个在打电动。

  阿神随手把手裡的糖纸扔进垃圾桶,啪嗒一声,糖纸却掉在了外面。而此时一关通过,羽毛也放下了手柄看向这边。

  “我去扔个垃圾好了。”羽毛挡住想要站起来的阿神,把垃圾桶整理好,拎著一袋垃圾下楼。

  然后羽毛走出了那扇门,体贴的轻轻关上了门离开了。而阿神在家轻车熟路地将羽毛用过的东西——包括两个人的合影,羽毛的牙刷和牙杯,衣服,鞋子,能够打包的都打包好,不能打包的也全都丢进了垃圾桶。他打电话叫快递公司的人上门,把这些东西邮寄去了一个早就烂熟于心的地址,然后一个人在显得稍微有些空旷的房间裡沉沉睡去。

  直到夜晚羽毛也没有回来,几天后阿神同样收到了一个包裹,从裡面散发出微微的栗子香。栗子很甜,有炒货的风味,阿神却硬生生的吃出了苦味。

  “羽毛,我们一起合作开一个频道怎麽样?”这是一个炎热的夏日,阿神通过视讯电话这样和羽毛说。“坦白讲搞神马的收益我觉得蛮不错的,如果我们开频道的话也收益对半分好不好?”那时候阿神还是火的如日中天,羽毛的频道虽然也有点小小起色,只是生活质量也就是中等水平,能糊口,但是想买些贵重的东西就要多想想看。

  养家糊口比自己的原则重要吗?羽毛这样想著,紧接著摇摇头。“我还是不准备露脸了。而且我觉得你的精力做不到大变活人兼顾三个频道的程度吧?”

  “我们可以不露脸啊,製作一个虚拟Youtuber不是比自己露脸讲话容易多了吗?”阿神的声音裡似乎染上了一点急切了。“我的精力…如果只是配音的话没问题吧,虽然如果要做节目的话还是需要我们凑在一起。”

  这样羽毛的一句“没什麽意义吧”也被堵在了嘴裡。他想见到阿神吗?答案根本毋庸置疑。认真权衡了一下,羽毛点点头,随即又意识到对方看不见,认真地开了口。“那也要在你身体负担得起的情况下,不然我不同意。”

  于是阿神还真的开了一个频道,租了工作室,装修、准备各种东西。羽毛也就一直跟在他身后忙来忙去,最后决定频道名字的时候才犯了难——叫什麽好呢?

  对脸迷茫的两个人茫然片刻后,羽毛想到了什麽,捉住阿神的手,仔仔细细地打下两个字:

  这个频道主要也就是两个人开箱新游戏并测评,每月更新两期的短视频。两个人都没有刻意地工商,但是这个频道居然也小小的火了起来。当然羽毛依然带著口罩,除了阿神之外没有人能窥探他的真实面貌。

  也不知道为什麽,开启了这个频道的两个人之间,感情不断升温,由一开始面对镜头的僵硬,两个人的表演越来越从善如流。

  甚至在满足观众们对他们的cp慾望时,多了那麽多缠绵,竟然让人越看越脸上发烫,竟然像是假戏真做。

  很多时候阿神回过头来剪片的时候,不自觉地看得心火漫烧,以至于羽毛从他身后围了过来都没看到。

  “片子有什麽问题吗?”羽毛开口,和影片裡的声音不太一样,低沉,从裡面听不出来原有的少年意气,倒是能听得出果子成熟落地。阿神一抖,回过头来看羽毛,羽毛穿著白色的T恤和黑裤子,T恤虽然宽鬆,但足以勾勒出少年的身形——瘦削,强硬,又有那麽些许柔软。夏天的风一吹,汗珠从脖颈向下一路顺延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口乾舌燥。

  随著两个人的关係越来越亲密的同时,有些不好的声音也逐渐慢慢发酵。“主播两个人也太亲密了一些…”“过分亲密的让人感觉不太舒服”“也没有明确的说是不是恋人,总感觉在消费我们的情绪”“恶心”“男人和男人是那种关係吗…”

  虽然诸如此类的话语很快就会被粉丝们的义愤填膺压下去,但是渐渐的公司那边也开始有些不满——他们的个人形象一五一十地会反应到收益上来,也就是说,他们两个的关係已经逐渐动了别人的蛋糕。

  可我们真的是恋人——这样的话,无论是阿神还是羽毛都知道,不能说。在成人的金钱游戏裡,爱和不爱似乎不是那麽紧要的事。羽毛知道,自己不能阻碍阿神的发展。阿神知道,自己不能败坏羽毛的路人缘。

  于是阿神在某一天订好了饭店,邀请羽毛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三杯两盏下肚,酒壮怂人胆,阿神第一次鼓起勇气,和羽毛告了白。

  “羽毛,我爱你。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就…不过我爱你的心没有任何的变化。我爱你。”

  羽毛看了看阿神的脸,因为喝酒而烧的通红的脸颊,第一次黏上了爱欲的表情。羽毛没说话,只是把阿神搀扶起来,走进了酒店的客房。

  爱情第一次有了爱情的模样,柏拉图式的恋爱陡然升华,成了巧克力一般柔滑的爱慾之音。是厄洛斯(爱神、慾望之神)的美妙歌唱。

  他们两个极为默契地背著公司跑到了另一个城市,小小的未经开发的城市,在那裡住了十几天。

  然后羽毛觉得是时候了。他挑了一个捡垃圾的由头,攥著被汗水打湿的火车票,回到台北。阿神也默契地把他的东西全都打包,自己隻身一人回到了高雄。

  抱著一别两宽的念头,阿神还是做著自己的频道,频道裡也会有羽毛的出现。是观众们喜欢的羽毛,不是他的会炸毛少年意气的羽毛。最后也只是让羽毛慢慢,慢慢的淡出了他的视频,直到有新来的粉丝问:羽毛?羽毛是谁?

  而最痛苦的莫过于台湾的youtuber们见面。明明是忘了的,可是每每即将淡忘,见到他时,羽毛还是会在心裡狠狠地伤心一把。

本站文章于2019-10-19 11:03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【羽神羽】意難平
已点赞:105 +1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
关于我们
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品牌介绍
  • 诚聘英才
  • 联系我们

学生/家长

  • 帮我选学校
  • 帮我选专业
  • 投诉/建议

教育机构

  • 如何合作
  • 联系方式

其他

  • 投稿合作
  • 权利声明
  • 法律声明
  • 隐私条款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
4006-023-900
周一至周六 09:00-17:00 接听
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
扫描访问手机版
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